小学教师教育随笔:暴能生暴——溧阳老师虽定无责,但还需更懂教育

  • A+

小学教师教育随笔

暴能生暴——溧阳老师虽定无责,但还需更懂教育

——有感于溧阳孩子自杀事件的处理

不想蹭热点,而是心中真的有万般酸楚,不吐不快。中国的媒体实在太可怕了,对一个事件很少有客观描述的,而是东一榔头西一棒子,谁的声势大,就倾向于谁。

最近又一名孩子在溧阳自杀了。事发前,孩子因为作业抄袭,被老师口头教育,后被要求写检讨书并当众宣读。孩子最后的情绪流露是:班上那么多孩子抄袭,为什么只让我检讨?

孩子没有遗言,我们无法知道这个孩子自杀的确切原因,但从事情前因后果上推理,孩子在自杀前最让他沮丧的就是老师要求当众检讨。

实际上,这是一种暴力行为。孩子还未满18岁,管理情绪的能力还很脆弱,孩子口头答应当众检讨,并不代表内心真的愿意。孩子答应,是屈服于老师的威严或者家长就在旁边的压力。我们不得而知这位老师一贯的教育方式,也不知道这位家长对孩子一贯的教育方式,但仅仅是老师和家长在,就足够对孩子形成强大的心理攻势,从而让孩子不得不暂时低头了。

再说当众检讨本身这样的做法是否真的一种“正常教育”,是很值得商榷的。

2013年10月30日下午,成都某小学五年级一班的军军,因上课做小动作,被老师罚写检讨书。放学后,军军从所住单元楼的30楼跳下,当场死亡。留在30楼的语文课本上,他写道:老师我做不到,跳楼时我好几次都缩回来了。

在犯错误这件事情上,军军上课做小动作和溧阳孩子的抄袭作业其实并没有不同之处,因为他们都没有认为这样的错误可以上升到必须要写检讨,后者还必须当众宣读检讨书的责罚上。笔者的印象中,在素质教育还未被提上议事日程的时代,这种孩子犯错误被勒令写检讨的事情存在还是比较多的,甚至很多“调皮”的孩子常常在一起交流写检讨的“心得——有感于溧阳孩子自杀事件的处理

”。那个时候课业负担并不重,孩子进行心理调节的时间和空间也都有,且彼时计划生育也未真正严厉起来,很多孩子家里都还有兄弟姐妹,在一起玩闹的过程中,也就练就了强大的心理品质。

当下有些孩子心理脆弱,看起来与家庭教育有直接关系,但其间接的原因可能并不是家庭教育,我们不能将这个“罪责”强加给家庭。

进一步讲,即使孩子心理不脆弱,写检讨和当众宣读检讨是不是一种“正常”的教育方式呢?笔者以为,“写检讨书”这样的教育方式真的可以休矣。笔者认为,对于罪犯,让他们写检讨书倒是可以的,因为他们既然能够犯罪,心理素质肯定很强大,能够写检讨书的,一定已经是经过教育真心认错的,写下来警示自己,也警醒公众,这是可以的。

但对于幼小的孩子,或者因为年龄和心理的增长开始有逆反心理和强烈自尊的孩子,让他们写书面检讨,甚至当众宣读,这无疑是对他们的一种羞辱。

让我们尝试想象:因为做个小动作,就写检讨书,孩子怎么写?描述事情的经过?进行深刻的思想清理?并且推理如果“一个人长期做小动作……”?然后进行重大的保证?有必要吗?

对于抄袭作业的这个孩子,他的检讨书怎么写?因为监考疏忽或者管理不当,很多人抄袭了,没能抵挡住诱惑?这样的恶习长期下去会导致……?将来会成为一个不守信用的人?做人要本分?要刚正?不会就是不会?要继续好好学习?他保证……

我们再想象一下,当孩子站在同伴面前,宣读自己的检讨书的时候,他是什么心情?他会不会被同伴们嘲笑?

笔者没有调查过“写检讨书”的责罚教育成功率是多少。但,笔者总是在想象当孩子宣读检讨书时的面部表情:痛哭零涕(因为被羞辱了);狡黠的嘴角;麻木的神态;玩世不恭的眼神……总之,笔者以为,很少有真心认错的。

从心理层面上推理,当一个人不得不“丢丑”时,他一定会采取一种自我保护的方式。比如当特朗普被记者“恶意”提问时,他会采取一种反击行为,据说他曾经就吊销了某个记者进入白宫的通行证,后来经过协调,才找了台阶返还了通行证。

大人尚且如此,孩子难道不希望掩饰自己的“被羞辱”?而掩饰的方法,则通常是让自己装着对这件事情不屑一顾,或者装着十分“诚恳”,也就是努力让自己的心理从表面上看十分强大。笔者有一种推理:那个时候,他们甚至希望用最大的力气撕毁那该死的“检讨书”。

当然,当孩子无法做到这一点时,他们会采取另外的暴力:逃跑;消失;当然,最极端的,就是自杀、反社会……

笔者以为,这就是我们经常挂在口头上的“暴能生暴”。经常有人提这个观点:比如,坚硬的心只能培养坚硬的心;冷漠的态度只能培养冷漠的态度;虚伪一定会忍受虚伪……

在教育已经进入新时代的今天,教育的理念和方法应该更加趋向于文明和有效。笔者不敢说大多数老师目前并没有足够的心理学知识,至少在我们中国,还有相当一批老师并不懂心理学,他们的教育还只停留在经验层面,停留在“立竿见影”的暴力教育手段上。

应试教育愈演愈烈,孩子因为得不到快乐的学习生活而越来越沮丧,在改革的大潮中民众因为一些负面影响而产生的越来越浮躁的情绪,正促使着越来越多的悲剧在上演,这个时候,可不是我们为教育局一声判令“教师无责”而欢欣鼓舞的时候,更不是某些教育大咖像赵本山饰演的“黑土”那样傻傻鼓掌甚至“喝彩”的时候,作为有良知教育工作者,我们应当沉痛反思:暴力教育何时了?

年轻的生命消逝了,笔者不想消费已进入天堂而摆脱了劣质教育的孩子,但是笔者更不想教育局那样义正辞严地向公众宣布“老师无责”,更看不得那么多拍公权马屁、怕教育大咖哗众取宠的评论的马屁的愚蠢的老师们!



  • 我的微信
  • 扫一扫关注良师益友
  • weinxin
  • 我的微信公众号
  • 扫一扫获取最新资料
  • weinxin

发表评论

:?: :razz: :sad: :evil: :!: :smile: :oops: :grin: :eek: :shock: :???: :cool: :lol: :mad: :twisted: :roll: :wink: :idea: :arrow: :neutral: :cry: :mrgreen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