语文统编教材培训心得:统编语文教学,坚定守正,还要创新

  • A+

语文统编教材培训心得:统编语文教学,坚定守正,还要创新

说实话,对苏教版教材还充满着眷恋之情。按照我的一些朋友所说,苏教版教材拿到手就可以教,用“教什么”来推“怎么教”还是很便利的。但,因为众多的缘故,苏教版教材也只好“愉快”地被“统”了。好在统编版教材并没有辜负苏教版以及其它各类版本,按照温儒敏先生的话说,统编版教材是“守成发展”的。“守成”,就是继承了各类版本教材的成果。我个人理解的“发展”便是,它更加容易“上手”了。 按照海德格尔的哲学观念,所谓的“上手”要比“在手”更进一层,“上手”类似于一种无意识状态,就像开车,已经不觉得是在开车了,因为人和车已经合二为一了。

统编版教材确实在这方面作了很大努力,虽然在前期,可能需要老师们对它有一个“在手”的过程,但只要经历了一次,或许很快就能“上手”了。

这是为什么呢?

统编版教材,是一个典型的学材。所谓“学材”,就是“便于学习的材料”。从一年级到六年级,纵向上,统编版将每一种语文知识和技能作了“要素化”处理, 而且还巧妙地设置了情景化的前进线路图;而每一个单元双线导语,每一篇课文后面的思考练习,每一词的语文园地,每一期的习作训练,则形成了一种前进的自动“电梯”,这可以使孩子自然而然,不知不觉到达终点。这该有多好啊。而横向上,每一册教材也会对应一个大的语文要素,通过各个单元对之进行不同角度的训练。比如,三年级下册对应的是“写清楚”,那么这一册的几乎每一个单元都在围绕这个大元素作文章,比如把画面写清楚,比如用上一些关键词把句子写清楚,比如加上关键句把意思写清楚,比如从不同的角度把意思写清楚等等。我想,到了中高年级,孩子只要明白了统编版教材编排的体系之后,甚至都不怎么需要老师教,也能达到基本的水平。

这对老师来说,简直就是一个福音。孩子可以自动往前走了,老师只要做那些让孩子更愉快地向前走的事情就可以了。

我以为,但这首先需要一个大前提,那就是语文老师要确实领会统编版语文教材的编写意图。孩子是可以跟着教材走的,但是如果教师不能领会教材,与孩子本应自动化的行走形成了差别,那就糟糕了。这种情况存在不存在呢?当然存在!在参加培训的时候,就有老师在小声嘀咕:“不要告诉我怎么编写的,告诉我某一篇课文教什么,怎么教就行,多举几个例子啊!”看起来,当下还是有些语文老师不能有“经历一次,走个来回”的意识。这样一来,让语文老师“上手”就会遇到阻碍了,别小看了这个阻碍,可能还不小。即使只教一个年级,如果语文老师对这个年级的语文要素不愿意搞清楚,对上下册每个单元的每篇课文后面的思考练习意图更不愿搞清楚,那想让孩子在“基本的水平”上有所提高,则是一件十分困难的事情了。是啊,语文老师首先得“守正”,而且要扎实地“守正”,这是必须要做到的。

在扎实“守正”的基础上,要让孩子学得更加愉快,语文教师就需要进行一些教学上的创新。那么,语文老师就得具备两个方面的素养。一个是人文素养。温儒敏和陈先云先生都说,统编版教材将立德树人作为人文方面的一个统领,但在教学时则需要润物无声。这就需要语文老师具有更高的人文素养,能够将显性的人文思想变成春雨,悄悄地滋润了孩子的心田。比如《我们奇妙的世界》,让孩子具有热爱自然世界的德性,那么,老师不能直接告诉孩子,这个世界可以被想象成一切都是有生命的,你得让孩子感到这个世界一切本身就是奇妙的,哪怕一件普通的衣服,都有奇妙的地方,这可能需要一种“现象学”的素养,就是这个世界一切皆有本质。

其次,语文教师更需要教学素养,尤其是对语文教学设计力的追求,将成为对语文教师专业素养的挑战。因为统编版教材每一册有一个大的语文要素,每一个单元又有具体的语文要素,每个年级也有不同梯度的同一种语文要素,这很容易使语文教学设计单一化,如何让我们的课堂看起来更生动有趣,更有一种“附加的意义”,这是语文老师特别需要思考的。

总之,我以为,统编版教材,一定要做到坚定守正,还要有所创新才行。

(未完待续)



  • 我的微信
  • 扫一扫关注良师益友
  • weinxin
  • 我的微信公众号
  • 扫一扫获取最新资料
  • weinxin

发表评论

:?: :razz: :sad: :evil: :!: :smile: :oops: :grin: :eek: :shock: :???: :cool: :lol: :mad: :twisted: :roll: :wink: :idea: :arrow: :neutral: :cry: :mrgreen: